由996引发的思考

最近都在讨论996,我虽然还没成为社畜,但也有一点自己的想法。

首先996工作制度本身肯定是不合理的,无论企业家们怎样用诸如个人理想、个人奋斗来包装它,它始终不可以成为员工劳动的常态。同时我也觉得其性质总归是由相关机构去确定,而不应该像某些人一样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云云,甚至上升到阶级的高度。

我主要想的是,未来的我应该如何避免成为996的牺牲品。当下不论是在华为BAT还是在初创公司,只要不在体制内就存在激烈的市场竞争,而竞争带来的压力最终分摊到每一个员工身上。大牌企业还可以用顶级的工作环境与顶级的薪酬作为996的交换,而那些由创业浪潮带起来的小公司却无能为力,通常的做法是“条件不够,鸡血来凑”。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,既然无法避免未来的自己要从事,至少是经历996的工作,那么如何才能让自己从中获得最大利益?罗老师说过:生命不息,折腾不止。一份卓越的工作经历可以成为自己晋升的坚实铺垫,也可以成为跳槽的资本。虽然位高者不一定能更轻松甚至会变得更加辛苦,但在生活与工作的权衡上将会有更多的调节空间。

张召忠最近在咪咕阅读作了一次题为《我们走在十字路口》的关于未来的演讲,末尾他讲到年轻人一定要避免重复性劳动,不然就会在可预见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临之际被无人设备顶替,成为时代的尘埃。很显然,只有具有长远目光的人才能成为弄潮儿,而要实现自己的长远目光,必然要经历一番奋斗。无论我们如何不情愿,事实就摆在那,想要实现自我,就得996甚至更多,而且不光是时间上,更重要是在效率上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