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世愿作友人A——四月は君の嘘

在看完《四月是你的谎言》最终话的这几天里,心中一直挥之不去的情绪不断使我陷入故事之中,以至于近期内无法再有心思欣赏其它任何作品了。就我的感受而言,《四月是你的谎言》里的宫园薰(宮園 かをり),她的死堪比《挪威的森林》里的直子的死,虽前者早在故事开头就已成必然,后者在故事伊始尚属小概率事件。但就此而言,直子的诀别在无奈与可惜中尚还有一丝释然,也许这样的结局才是她的解脱;而宫园薰留下的痛苦与遗憾却如此之大,以致于多数人即使猜到结局也拒绝相信手术会失败。

在按耐住给作者寄刀片的冲动之后,我发现驻足一个有故事的悲情人物内心,并没有给我预想中的共鸣,而是吸收了作者刻意制造出的悲痛与无奈,将故事的内容强加于我身上,仿佛就像我亲历过的事一样。能令我印象如此深刻的人物还有《声之形》里的西宫硝子,她也一样是个悲情人物,虽然她的故事以圆满收尾,但她与宫园薰一样令我同情,喜爱。这印证了一句话:“千万不要喜欢上一个纸片人。因为她生不得,死不得,梦不到……不存在。你只能想她,可是你会发现这一切都是你想象出来的。这时你会很痛苦,她只驻足于你的心里,终是喜欢上了一个不存在的人。”

2018.2.13

另附宫园薰给有马公生的遗书&告白信

敬启

有马公生君

刚刚还和你在一起,现在却给你写信,感觉怪怪的。

你是个很过分的人,笨蛋,榆木脑袋,呆瓜。

我第一次见到你,是在我5岁的时候,在当时我学钢琴的教室举行的钢琴赛上。一个笨拙的孩子上场了,他一屁股撞在椅子上,惹得台下观众忍俊不禁。但是当他面对比他还要庞大的钢琴,弹奏出第一个音的时候,他便成了我的憧憬。音色犹如24色调色板一般色彩斑斓,旋律仿佛是在跳舞。坐在我旁边的孩子忽然哭了起来,吓了我一跳。然而即便如此,你却放弃了钢琴,明明已经影响了别人的人生。

你是个很过分的人,笨蛋,榆木脑袋,呆瓜。

知道和你念的是同一所初中的时候,我简直要欢呼雀跃了。要怎么样才能和你搭话呢,犹豫着要不要去小卖部买三明治呢,但是最终,我所做的只不过是远远的望着你,因为你们几个很要好的样子啊,要好到...几乎没有我可以跻身的位置。

我小时候做过手术,要定期到医院复查,以初一时病倒为契机,不停进入医院,在医院度过的时间越来越长,学校几乎都不怎么去了,我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太好。有天晚上,我在医院的候诊室里,看到爸爸和妈妈在哭,那时我便知道自己的时间所剩不多了。也是从那时起,我...开始奔跑起来了,为了不将遗憾带入坟墓,我随心所欲的做了很多事情。

戴上曾经一直害怕的隐形眼镜;

不顾体重飙升地狂吃蛋糕;

装作很了不起的样子指点人;

随着自己的方式去演奏乐谱;

以及,撒了一个谎。

“宫园 薰 喜欢 渡 亮太”这个谎。

这个谎言,将你...有马公生君,带到了我的面前。请替我向渡君道歉,嘛,不过渡君的话,应该很快就会忘了我吧,虽然作为朋友而言,他很有趣,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专一的人。另外,替我向小椿也道个歉,我不过是你们生命中稍作停留的过客,因为不想留下奇怪的祸根,所以当初就没有拜托小椿。不过说起来,就算我直言请他将你介绍给我认识,我想她应该也是不会同意的吧。因为小椿她,最喜欢你了,大家早就知道了,不知道的就只有你,还有小椿自己了。

被我那胡诌来的谎言带过来的你,和我印象中的有些不同,比我想象中的更阴暗,卑屈,固执,还是个偷拍狂。声音比我想象中要低沉,比我想象中更有男子气概。但和我想象中一样的,是个温柔的人。从试胆桥上跳进河水里真是冷透了,但是很过瘾对吧。
偷偷在音乐室看的那轮圆月,就像馒头一样,一定很美味吧。

和电车赛跑的时候,我是真的觉得我能赢的哦。

璀璨夜空下,我们合唱的小星星,很开心吧。

夜里的学校一定藏着什么吧。

雪花就像是四散的樱花花瓣一样吧。

明明是演奏家,内心却满是舞台外的事物,真奇怪呢。

让我难以忘怀的光景,竟是这样琐碎的小事,真奇怪呢。

你怎么想呢?

我是否住进某个人的心里了呢?

我是否住进你的心里了呢?

就算是须臾片刻也好,你是否会想起我呢?

我可不允许你记忆清零哦。

别忘了我啊。

约好了哦。

果然,是你真的太好了。

传达到了吗,传达到了就好了。

有马公生君

我喜欢你!

喜欢你!!

喜欢你!!!

对不起,没能吃完你送的可露丽。

对不起,我老是打你。

对不起,我总是耍大小姐脾气。

很多很多事,很多对不起。

谢谢你!

PS:我的宝物也一起装进信封里了,如果不想要就撕掉扔了吧。

宫园 薰

Top